这部意大利「申奥」电影又美又欲

10月 12, 2023 BOBTIYU

作为索伦蒂诺最新作,《上帝之手》不但在今年9月夺得威尼斯电影节评委会大奖,而且已进入明年金球奖最佳外语片五强名单。

如同墨西哥导演阿方索·卡隆《罗马》、西班牙导演佩德罗·阿莫多瓦《痛苦与荣耀》等片,《上帝之手》一样是导演在对往昔岁月的追忆中,探寻走上电影之路的最初缘由。

影片将时间设定于1984至1987年的意大利,这三年间,索伦蒂诺在美丽的故乡那不勒斯耳濡目染,逐渐拥有了一颗敏感的艺术之心,但突然而至的家庭变故直接将他推上创作之路。

他甚至在《上帝之手》片头,直接以马拉多纳的足球名言来表达自己对电影的态度——“我已经尽力了,我不认为自己做得很差。”

而在奥斯卡最佳外语片领奖台上及英国《卫报》的采访中,索伦蒂诺更屡次对马拉多纳的“救命之恩”致以谢意。

索伦蒂诺的电影具有旖旎的艺术之美,他镜头中的画面严谨、工整,同时富于浪漫气息,被影迷赞为“每一帧都想截图”。

如少年站在露台眺望远方山海,日光扣在门扇上,走廊的镜中映出少年身影,镜头后拉,光与暗的参差、远与近的纵深中,少年无来由的愁绪便轻轻扑了出来。

在法比托偶遇名导安东尼奥·卡普阿诺(《14岁的逆情》《赤色月亮》)的拍摄现场时,夜间的对称构图中,镜头上升、前推,年月悠久的历史建筑呈现出无言的空旷感。

除了这些极具魅力的电影瞬间,索伦蒂诺还在这部省视内心的《上帝之手》中,注入了浓郁的迷影情节。

他不掩饰地表达自己对佛朗哥·泽菲雷里(《茶花女》《奥赛罗》)、赛尔乔·莱昂内(美国三部曲)、费德里科·费里尼(《大路》《甜蜜的生活》)等殿堂级导演的尊重与热爱。

片中,法比托两次提到莱昂内的《美国往事》,他的母亲则以泽菲雷里的片约戏耍了邻居一番,哥哥在散步中都不忘引用费里尼的访谈语录——

从《绝美之城》《年轻气盛》,到这部《上帝之手》,老人都是片中的重要角色,他们优雅、时尚,用即便愁丝百结却依然得体的老年生活,抚慰观众对衰老的焦虑和恐惧。

法比托的父母临终时相互依偎,彼此呼出爱的哨音,父亲的遗言也是“玛丽亚(法比托的母亲),别再搞恶作剧了”这样浪漫的话语。

2013年的《绝美之城》就是废墟美学的集大成者——影片片名、海报、片中每一帧画面,主角所见、所感、所思,都呈现着罗马令人窒息的美。

《上帝之手》中最典型的一幕则是,小姨帕特里夏为求子进入一座神秘建筑,看见一盏华丽吊灯“燃烧”着跌落在地。

作为自我回溯之作,《上帝之手》相比导演此前的影片,各方面表达都相对明晰、易于理解一些,也算一次小的风格突破。

而索伦蒂诺下一部作品,同“大表姐”詹妮弗·劳伦斯合作的惊悚犯罪片《暴徒女孩》,可能会极尽颠覆,小万也是狠狠期待了!

作者 admin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