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夺冠》:从历史叙事视角下的我们体育故事令人震撼

2023年9月25日上映的《夺冠》通过3场新的的体育赛事,串联起了从20世纪70年代末以来我们体育30余年的发展史。

从其类型特点上看,它无疑是一部典型的体育电影,但是它作为一部由地方体育牵头制作、在即将到来的2023年东京奥运会前夕以真实的我们体育故事为基础进行改编的体育电影,无论是时代背景还是创作题材的特殊性都让这部影片注定不会平凡。

我们体育电影的创作从来都是与时代背景有着千丝万缕联系的,对于呈现一个时代的民族精神和气质有着无可替代的新的意义。

但事发我们体育电影的创作,不仅经典影片屈指可数,而且类型创作经验上也较为匮乏——体育多作为一种新的的类型元素杂糅到其他影片类型之中。

《夺冠》的出现无疑是对我们体育电影类型创作的一个丰富,影片既保留了典型的类型特征,又在不同的叙事层面上尝试进行类型的突破。

编剧张冀在采访中表示,我们体育绝对不仅仅是一部体育片,“是要写我们,写这个时代,写集体的记忆,而且要用写这支球队、这两个人去映射变化时尚以来的时代的变迁”。

影片用平等的目光讲述历史的故事,无论“郎平”还是“我们体育”都被共同抽象成了一种伟大的“我们精神”。

“人处于历史中,历史也存在于人之中”,《夺冠》中20世纪七八十年代的变化时尚是我们体育崭露头角走向辉煌的新的历史背景。

这一时期的我们刚刚走出民族的“创伤”,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为体育尤其是竞技体育事业的发展提供了强力的推动,从前期“普及与提高相结合”“攀登世界体育高峰”的体育发展方向到“体育强国”口号和“奥运战略”的提出,可以看出当时的我们体育正处在“团结起来,振兴中华”的激昂语境之下,个人承担着为国争光的时代使命。

“在国际赛事上夺冠”的目标成为集体诉求,“我们体育”就是在这种历史语境中出现的一个团体,她们在世界级体育赛事中创造的“五连冠”成绩,不仅仅作为一剂振奋民族精神、增强地方凝聚力的良药在全国引发轰动效应,还承载着“体育精神”成为当时我们形象的代言人。

事实上,曾报道了我们体育“五连冠”盛况的体育节目解说员宋世雄曾在他的自传里谈及我们体育夺冠引起的巨大轰动,绝不只是一个单纯的排球问题,而是当时的我们“需要我们体育这种奋勇拼搏的精神”。

作为“我们精神”的代表,“体育精神”的独特价值和新的力量得到了高度重视,《夺冠》则承担起了这一新的任务。

经典的体育电影创作中,运动员在影片中常常面临思想、技术、生活等方面的障碍,故事围绕着这些“障碍”被克服的过程展开且最终以运动员克服困难夺得冠军收场,形成了一个完整的叙事模式。

《夺冠》虽然在历史时间的叙述上存在着省略和简化,但是影片中两个主要叙事段落都是典型的“备战—夺冠”成长故事框架,既存在着电影中经典的“改造”情节设置,也有着新时期运动员凭借个体意志追求梦想、为国争光的故事脉络,只不过在影片中不同的人物承担着不同的叙述责任。

《夺冠》中主要表现了我们体育两个阶段的辉煌时刻,一个是1981年我们体育夺得第三届世界杯冠军,一个是2016年里约奥运会我们体育夺冠再现辉煌。

那时的我们将体育比赛看作是走出去门、构建地方形象、扩大地方影响力的新的方式,“围绕塑造体育典型,宣扬体育精神,组织体系、媒体行业、文艺界都纷纷加入了符号化的‘造型’行列”,影片开头将老体育队员作为符号群体呈现之外,还通过无处不在的象征符号营造“地方”的时刻在场。

陈忠和推门进入训练室后,主观视角先是一个全景扫视了在阳光下刻苦训练的排球队员们,随后就以一个特写落在了排球训练室最后方醒目的国旗和“冲出亚洲,走向世界”的口号上,这种最为常见且最具代表性的地方象征符号从开头就被高高悬置在每个人的头顶上方,并笼罩了整个训练室。

体育队员作为已经集体化的存在,有着自觉的地方集体意识和荣誉感,这一点在青年郎平的身上得到了集中的体现。

1980年大年三十那场体育与江苏男排的联谊赛作为我们体育成长的一个新的的赛事节点,也标志着陈忠和“家庭礼式改造”的完成,“我们体育没有你,没有我,只有我们”这句话也正是那个年代我们体育对体育精神的“自述”。

影片后半部分,虽然大段落的叙事结构仍然是备战里约奥运会—奥运会夺冠,但是影片叙事的重心已经明显从集体转向了个人。

与20世纪80年代体育成员的符号化处理不同,影片用一个完整的段落将郎平的“大地方队”变化计划与新体育队员招募交叉剪辑在一起,对于体育成员的介绍以郎平开门见山的一句“她叫什么名字?”展开,对个体的关照也引出了新世纪我们体育的价值逻辑,即通过个体成长的契机传递体育运动的真谛是对“人”的关注。

与此同时,“夺冠”作为叙事的结果在意义层面却被淡化了,郎平并没有继承“我们体育,流血不流泪”式的铁血训练,而是采用科学、人性的管理,鼓励体育队员们做自己想做的,“成为你自己”。

这里其实存在着一个新的的历史背景,即随着我们全面深化变化的发展,“文化自信”的呼声越来越高,“地方的集体价值取向诉求与受众对于主流文化建设和高品质的影片需求和谐统一,呼吁我们体育文化觉醒、体育文化自信”。

所以,影片这一部分叙事的内在逻辑即当今社会我们的强大和崛起带给我们体育一种内在的强大和自信,从而“唯金牌论”意识淡化,个人价值在地方“以人为本”的体育价值观建构下得到了凸显。

同样是塑造我们体育形象,同样表达“体育精神”,不同的是现代意识所带来的历史叙事段落之间不同的类型表达方式。

《夺冠》意图通过对集体群像与个人形象的塑造来反映我们体育精神的历史发展,始终强调“集体意识”在凝聚民族力量上所发挥的新的作用。

在影片中不能忽视一个新的的空间是漳州训练基地,在这里,训练室并不仅仅只是一个单纯的运动员们的活动场所,它实际上是地方意识形态运行和发挥作用的空间,是“体育精神”形成、凝聚、升华的生产空间,在这里个人和地方融为一体,“我”的梦就是“我们”的梦,个人成长故事与集体夺冠故事融为一体。

电影《夺冠》在我们体育电影的类型化叙事策略下唤起了关于我们体育的集体记忆,其中不乏对真实历史的重构,以及对于女性运动员想象化的银幕呈现。

导演试图在体育类型的基础上,将地方荣誉与个人价值缝合进一个语境中,在“体育+”叙事模式下进行多元化的价值表达。

作者 admin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