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地理学堂:欧洲红魔比利时三语并立的低地国家

2022卡塔尔世界杯,32强摩拳擦掌。在德布劳内、卢卡库的带领下,欧洲红魔比利时即将开启新的世界杯征程。

比利时足球曾经长期占据世界第一的位置,却没有一座冠军奖杯。今年,他们希望打破国家队历史上冠军为0的局面。

除了足球之外,比利时还有很多地方值得我们去了解。足球地理学堂,我们一起走进欧洲红魔比利时,了解这个国家的风土人情。

比利时王国简称比利时,位于欧洲西北部,北连荷兰,东邻德国,东南与卢森堡接壤,南和西南与法国交界,西北隔多佛尔海峡与英国相望。比利时陆地面积3万平方公里,人口1152万,是一个地狭人稠的国家。比利时首都布鲁塞尔是欧洲历史名城。

比利时北方的荷兰国名叫做Koninkrijk der Nederlanden,翻译过来为尼德兰王国。这里的尼德兰是狭义上的尼德兰,也就是荷兰王国。广义上的尼德兰不仅仅包括荷兰、也包括今天的比利时、卢森堡全境以及德国西北部和法国东北部部分地区。

该地区长期受河流,尤其是径流量最大的莱茵河冲刷的影响,该地区平均海拔高于海平面不到1米,部分地区甚至低于海平面,是欧洲的最低洼地带。尼德兰因此得名。尼德兰的意思来源于古日耳曼语,翻译过来就是低地。

比利时虽然也是低地国家的一部分,但其整体高度还是高于北方的邻国荷兰。比利时陆地面积的2/3为丘陵和平坦低地。该国的地形整体地形为西低东高。其西部为弗兰德斯平原,最低处海拔低于海平面。中部为低山丘陵地带,东部地区为阿登高原地形。

之前的世界杯足球地理学堂,我们提到荷兰和法国两个欧洲国家在欧洲大陆并不接壤,两国边境在加勒比海的一个面积只有86平方公里的海岛——圣马丁岛上。在欧洲大陆,将荷兰和法国隔开的正是比利时。比利时恰恰是将荷兰语、法语同时定为官方语言的国家。

比利时北部地区又叫弗拉芒大区,面积1.3万平方公里,占比利时国土面积的44%,人口600万,占比利时人口的58%。弗拉芒大区总共分为5省,是比利时的荷兰语区。

在欧洲中世纪时期,这里属于弗兰德斯伯国,因此,这里的荷兰语也俗称弗拉芒语(1980年,比利时、荷兰签署协议,官方名称不再使用弗拉芒语的名称,正式称其为荷兰语)。本赛季欧冠黑马布鲁日,就来自比利时的弗拉芒大区的西佛兰德省,也是该省的省会。

南部的瓦隆大区面积1.6万平方公里,占比利时国土面积的50%以上。瓦隆大区分为5省,该地区的居民主要是人口占比利时全国人口41%的瓦隆人。瓦隆人因为长期受西法兰克文化的影响,说法语。

比利时南部瓦隆大区的列日省最东部,也就是比利时、荷兰、卢森堡和德国四国交界处,有7万居民以德语为母语。这些人的聚居区组成比利时最小的联邦实体——德语社群。这个地区面积854平方公里,还不及北京通州区的面积。

比利时最为特殊的是首都布鲁塞尔。布鲁塞尔四周被弗拉芒大区的弗拉芒-布拉班特省包围。但鉴于首都的地位,被划为双语区。

历史上的布鲁塞尔是荷兰语占主导的城市的城市。荷兰语人口占全市人口的八成。比利时独立后,长期推行独尊法语的政策,布鲁塞尔逐渐法语化。如今,布鲁塞尔100多万人口中,法语使用比例为87%,荷兰语仅占13%。

比利时北方与荷兰交界处有一个地方叫做巴勒-拿骚。或许这个地区的名气远不如比利时的滑铁卢、布鲁塞尔那样闻名在外,但它依然吸引了不少游客来此打卡体验。因为这里有着错综复杂的飞地和反飞地。

这里形成的飞地和反飞地,跟欧洲历史上的贵族土地册封有关。历史上,这里的土地分属于不同的家族,土地之间犬牙交错。

宗教改革后,恰恰该地区的贵族,一方跟随了北方的新教势力,另一方跟随了南方。尼德兰北方独立后,这里写出来犬牙交错的局面。1839年,比利时独立后,双方土地互换问题没有达成一致,默认了飞地-反飞地的现状。

那么,该地区的居民国籍怎么算呢?欧盟成立后,荷比两国采取了一个简单有效的方法——家门口朝向哪个国家的领土,那么你的国籍就属于哪国。比如A的家门口朝向比利时,A一家就是比利时人。

比利时跟周边的邻国卢森堡还存在一个有趣的现象:比利时瓦隆大区东南部,有一个省叫做卢森堡省。比利时下辖的“卢森堡省”。

比利时卢森堡省的面积4400平方公里,与卢森堡大公国接壤,是卢森堡面积接近2倍。然而卢森堡省的人口只有28万,相当卢森堡人口的(60万)一半不到。

历史上的卢森堡是神圣罗马帝国境内的伯国。13世纪时期,神圣罗马帝国内部推出了皇帝候选制度。也就是说,皇帝是选出来的。

13世纪到15世纪,卢森堡家族迎来了“高光时刻”,产生了三位帝国皇帝。国家从伯国提升为公国。1364年,卢森堡公国的面积超过了1万平方公里,面积是今天卢森堡面积的4倍。

后来,因为卢森堡家族绝嗣,卢森堡被作为政治联姻的牺牲品被神圣罗马帝国交给了西班牙,归属西属尼德兰。17世纪,西班牙和法国爆发战争。最终,法国战胜西班牙,两国签订《比利牛斯条约》。西班牙将卢森堡南部割让给法国。卢森堡遭遇第一次分割。

拿破仑战争后,卢森堡、尼德兰南部并不荷兰。卢森堡从公国提升为大公国,大公由荷兰国王担任。为了防止荷兰彻底占有这里,给荷兰国王一个紧箍咒——半萨利克法。普鲁士(德国前身)从卢森堡瓜分了2400平方公里领土。这是卢森堡第二次被分割。

根据“半萨利克法”,奥兰治-拿骚家族内所有男性后裔绝嗣的情况下,才能由女性继承原神圣罗马帝国的领土。

因为尼德兰南北方矛盾,尼德兰南方1830年发动起义,1839年,荷兰被迫承认比利时独立。比利时后,希望吞并整个卢森堡。但这一想法遭到了英法普等列强却坚决反对。

最终,荷兰、比利时等国在伦敦签署《1839伦敦条约》。条约规定,卢森堡将占国土面积三分之二的西部法语区割让给比利时,东部的德语区继续留在尼德兰北方(荷兰),与荷兰组成共主邦联。这是卢森堡遭遇第三次瓜分,仅留下巅峰时期1/5的领土。比利时占据了卢森堡最多的领土。

比利时占领的卢森堡地区成为了比利时的一个省——卢森堡省。1890年,荷兰国王威廉三世去世,未留下男性子嗣。其女儿威廉明娜继承王位。虽然威廉三世没有男性子嗣,但其远方亲戚有。根据半萨利克法,威廉的远房堂弟阿道夫成为卢森堡大公。卢森堡独立。

今天的足球地理学堂,我们跟随着德布劳内、阿扎尔、库尔图瓦等人的脚步,走进了世界杯参赛国比利时,了解了比利时的风土人情和有趣的历史故事。下期,我们继续走进其它世界杯参赛国。下期足球地理学堂,我们不见不散。

作者 admin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