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拍KTV夜总会性游戏(图)

安徽来汉的文先生近日投诉称,本月初,一朋友带他到汉口滨江KTV夜总会谈业务。他以为就是唱歌跳舞,没想到几名夜总会小姐竟当着众人的面脱得,还恬不知耻地说要玩“性游戏”。他十分吃惊,当即尴尬离去。 另有多名读者报料,内容与文先生描述一致。前日,记者将这些投诉整理后,向武汉市江岸区公安分局反映,引起该局负责人高度重视,指示迅速调查取证。警方委托本报记者先期暗访,搜集证据,并派民警小雷随同保护安全。

记者与便衣民警小雷等一行4人,开车到达汉口山海关路滨江KTV夜总会。立即有人迎上,说:“停车场满了,麻烦停在路边。”楼下马路两边也几乎被车辆挤满,阵阵歌声从楼内传出。乘坐电梯到达三楼,夜总会门口站着两名男子,警戒地盯着进出顾客。一名迎宾员询问记者一行是否预订了房间,当听说是第一次来,马上叫来一位“妈咪”,将我们引进一间灯光昏暗的包房。“妈咪”介绍起夜总会的各项服务内容。其间她的电话响个不停,不断有人打来预订电话。

趁着“妈咪”接电话的间隙,记者借故出门,看到三楼有20多间包房,仅有少数空着。其余房间大门紧闭,不时传出男女嬉笑声。“妈咪”找来7名小姐供挑选。她们有的搔手弄姿,故意暴露身体挑逗。小雷说,我们就想唱唱歌,小姐随便安排,于是“妈咪”留下4名小姐。临走时,她嗲声嗲气地说:“她们都是大学生,等会好好陪你们,玩得开心啊……”

记者点了一打啤酒后,开始唱歌。4名小姐显然对唱歌不感兴趣,不断向我们敬酒,捉对往我们身上贴,挑逗动作越来越大。 约半小时后,小雷故意问:“你们这里还有什么玩的?”一名自称“”的小姐故作神秘地笑着说:“再唱一会儿嘛。等会儿我们表演。”小雷佯装不知:“无非就是跳跳交谊舞嘛!”小姐们一脸不屑,互相嬉笑起来,取笑小雷和记者“太嫩”。

又唱了几首歌,“”对记者说:“普通陪唱200元,如果脱衣服再加100元。”记者表示不用脱衣服,“”于是开始游说:“来这里就是为了开心,保证让你们满意。” 为证实举报内容,在小雷的暗示下,记者假意同意“”。“”闻言走出包房。另一位小姐解释,她跟“妈咪”打招呼去了,以防警察“冲场子”时有所准备。“”很快回来,放起震耳欲聋的“嗨乐”。4名小姐一同站在电视屏幕前的光亮处疯狂扭动,一名小姐要脱下吊带裙,被记者制止。

作者 admin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