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深陷“滞胀”困局——2022欧洲之行随想一

8月 13, 2023 BOBTIYU

最新数据显示,二季度欧元区GDP同比由一季度的5.4%降至3.9%,但领先指标预示欧洲经济将急剧恶化;

8月初,笔者时隔三年再度前往欧洲。从实地考察英国、芬兰、瑞典和德国等地的所见、所闻、所感来看,俄乌冲突导致当前欧洲深陷“滞胀”困局,未来滑向衰退已不可避免,欧元中长期前景难言乐观。近期笔者在FT中文网刊发2022欧洲之行随想第一篇——《欧洲深陷“滞胀”困局》,请参阅全文。

近期欧元加速贬值引发全球资本市场关注。7月12-14日,欧元兑美元数次在盘中触及1.0关口、最低达到0.99525,20年来首次跌破平价线日,欧元兑美元经历小幅反弹后再度跌破平价线月初,笔者时隔三年再度前往欧洲四国。从近期在英国、芬兰等地的所见、所闻、所感来看,俄乌冲突导致当前欧洲深陷“滞胀”困局,未来滑向衰退已不可避免。

短期内欧元能否反转仍取决于俄乌冲突的结局和美欧货币政策的走势,但考虑到欧元区的诸多内部矛盾依旧难以调和,欧元中长期前景难言乐观。

一方面,欧洲高度依赖俄罗斯能源供给。2021年,欧洲天然气消费量有近40%来自俄罗斯;另一方面,俄罗斯和乌克兰是欧洲重要粮仓,向欧洲出口大量玉米、小麦、大麦等农产品。由于欧洲对俄制裁的影响,欧洲国家自俄罗斯的进口大幅下滑,能源和粮食出现严重短缺,导致通胀水平大幅抬升。

7月欧元区CPI同比增速已攀升至8.9%,创欧元区成立以来新高。其中,能源分项同比增速达到40%、对CPI上升的贡献率超过60%,食品分项同比增速亦达到10%左右。根据笔者在欧洲的见闻,欧洲电力和食品价格水涨船高。德国电价较两年前已上涨约6倍,芬兰亦上涨约5倍左右。展开全文

谱。伦敦一家中餐馆一只烤鸭的价格超过100英镑,一家芬兰餐厅原本15欧元左右的午餐价格上涨至40欧元,居民生活成本大幅提高。分国家看,希腊、西班牙、比利时CPI同比均超过10%,分别达到11.5%、10.8%、10.4%;德国和意大利CPI同比分别为8.5%和8.4%,法国相对低一些,但也有6.8%。

持续飙升的通胀制约企业生产、削弱消费信心、恶化贸易收支首先,供应链瓶颈和高通胀制约工业生产。

疫情反复导致上游原材料和零部件短缺,叠加俄乌冲突加剧供应链瓶颈和能源价格上涨,严重阻碍企业生产、侵蚀企业利润。今年以来,欧元区工业生产指数同比多次出现负增长。

由于俄罗斯天然气供应减少,德国化工巨头巴斯夫计划关停位于路德维希港的最大化工厂。其次,高通胀严重削弱消费者信心。德法意等欧元区主要经济体消费者信心指数大幅下滑。其中,德国消费者信心指数跌至-25.2,逼近历史最低点(2002年12月的-25.8),法国和意大利消费者信心指数也分别降至-21.6和-27.8。伴随消费者信心走弱,欧元区零售数据也出现放缓。6月欧元区零售销售指数同比再度转负(-3.7%),是2021年1月以来新低。再次,贸易收支明显恶化。疫情之前,德国常年保持每月200亿欧元左右的顺差,但今年5月德国季调后贸易顺差仅为8亿欧元,6月小幅增加至64亿欧元,依然徘徊在2000年以来的最低水平。俄乌冲突导致对俄贸易基本中断、能源价格上涨成为德国贸易顺差收缩的主因。事实上,贸易收支恶化并不仅仅发生在德国,今年以来,包括英国、法国、意大利在内的主要欧洲工业国均处于贸易逆差扩大的困境。

二季度欧元区GDP同比由一季度的5.4%降至4%,领先指标预示下半年欧洲经济将进一步下滑。欧洲经济增长先行指标大幅走弱。7月欧元区制造业PMI为49.8,创2020年7月以来新低;欧元区服务业PMI进一步降至51.2。分国家看,德法意三国制造业PMI均降至50以下,德国和意大利服务业PMI亦跌破荣枯线月ZEW经济景气指数降至-51.1,创2012年以来的新低。疫情持续反复和俄乌战争爆发加剧了欧洲经济增长的不确定性。

以笔者去到的英国为例,经济衰退正逐步逼近。二季度英国GDP增长2.9%,大幅低于一季度的8.7%,主要受俄乌冲突以及通胀高企拖累。7月IMF下调英国2022和2023年GDP增速至3.2%和0.5%(较上次下调0.5和0.7个百分点)。与此同时,6月英国CPI同比高达9.4%,续创40年新高。英国央行预计2022年四季度英国通胀率将达到两位数,并在四季度和2023全年出现经济收缩。

居民购房意愿转弱,房地产市场面临降温。2022年一季度,欧盟GDP环比增长0.6%,其中建筑业和房地产合计贡献了0.23个百分点,可见建筑业和房地产业对欧洲经济的重要拉动作用。

工地,房地产似乎是一片欣欣向荣的景象。然而,通过与当地朋友交谈得知,由于俄乌战争带来的巨大不确定性,欧洲居民购房意愿已经大幅减弱、更多处于观望之中,未来建筑业和房地产业或面临较大的回落风险。

欧央行被迫升息加大经济衰退风险。欧央行的加息决定需要权衡各成员国经济基本面情况,所以相比美联储,欧央行货币政策正常化的进程明显更加曲折。然而,面对俄乌冲突下持续攀升的通胀压力,6月欧央行宣布结束资产负债表扩张政策、7月选择超预期加息50BP,体现其抑制通胀上升的坚定态度。不过,加息周期的开启意味着后续金融条件紧缩,信贷扩张和广义货币供应增速放缓,欧洲经济由滞胀滑向衰退的风险加大。

一方面,俄乌战争使得欧洲能源和食品出现短缺,通胀水平攀升至历史新高,进而制约企业生产、削弱消费信心、恶化贸易收支;另一方面,俄乌战争导致欧洲经济动能显著走弱,不确定性加大之下居民和企业信心降温,影响消费和投资行为。面对通胀高企、经济下行的“两难选择”,7月欧央行意外加息50BP、展现出对于抗通胀的坚定态度,未来欧洲可能会以陷入经济衰退为代价,确保通胀水平能够尽快降至2%的长期目标。但若欧洲的能源危机无法缓解,仅靠欧央行加息的作用不大。

笔者对于欧元的前景,无论是短期,还是中长期,均持谨慎的看法。短期而言,欧元能否反弹取决于俄乌冲突的结局和美欧货币政策的相对走势。但年内美联储更激进加息几成定局,俄乌冲突和欧美对俄制裁仍在持续升级,地缘政治冲突有长期化发展的风险。欧元区经济衰退的概率正在快速上升,欧盟近期已大幅下调未来增长预期,德国五家顶级智库最新预测显示,如欧盟对俄罗斯能源实施全面禁运,2022年GDP增速将放缓至1.9%,随后在2023年陷入严重衰退。上述情况下,近期欧元兑美元汇率仍有进一步走弱的可能。中长期来看,剧烈波动的全球政治经济局势之下,不能排除今年底或明年初俄乌局势缓和、美联储面对经济“硬着陆”放弃紧缩货币政策的可能,这些可能会使欧元出现明显反弹。但即便如此,欧元区诸多中长期内部矛盾依旧难以避免,即便欧元中期回暖,也难以根本性改变其长期颓势。

作者 admin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