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杯上演《三英战吕布》 雷哈格尔遭遇如同刘备

……傍边一将,圆睁环眼,倒竖虎须,挺丈八蛇矛,飞马大叫:“三姓家奴休走!燕人张飞在此!”吕布见了,弃了公孙瓒,便战张飞。飞抖擞精神,酣战吕布。连斗五十余合,不分胜负。云长见了,把马一拍,舞八十二斤青龙偃月刀,来夹攻吕布。三匹马丁字儿厮杀。战到三十合,战不倒吕布。刘玄德掣双股剑,骤黄鬃马,刺斜里也来助战。这三个围住吕布。转灯儿般厮杀。八路人马,都看得呆了。吕布架隔遮拦不定,看着玄德面上,虚刺一戟,玄德急闪。吕布荡开阵角,倒拖画戟,飞马便回。三个那里肯舍,拍马赶来。八路军兵,喊声大震,一齐掩杀。吕布军马望关上奔走;玄德、关、张随后赶来……

从明天凌晨开始,欧洲杯就开始它残酷的半决赛了,在最后四强里,性格颇似张飞的捷克教练布吕克纳和气质最像关羽的葡萄牙主帅斯科拉里,再加上既像诸葛亮、也有些像刘玄德的雷哈格尔,团团围住了天下英雄的偶像吕布———荷兰主帅埃德沃卡特,究竟这场在欧洲大陆上演的《三英战吕布》会有怎样的结局呢?

当年,袁术十万军马与玄德不足万人对峙,刘备想求吕布去射画戟,张飞怒道:“哥哥,给俺十一个杀手,俺就去把那十万人的脑袋一个个割下来。”看起来张翼德的确是一个比较暴躁和没有眼光的人。但张飞杀死了连关羽都杀不死的纪灵,靠的就是比关羽更烈的血性,在四川又打飞了后来号称中原第一枪的张郃,靠的却是不折不扣的智慧,加上二十匹马骗走曹操,一个假人捉住严颜,张飞简直就是一个智勇双全的另类燕人。

而布吕克纳则在球队2比0领先丹麦时,却在球场边跳着脚骂自己的球员踢得差。这是重复了一下当年三通鼓斩蔡阳的故事———这可是淘汰赛,杀手们,给俺冲啊。行军布阵他不擅长,所以罗西基总是找不到自己的位置,扬库洛夫斯基经常不知道该守还是攻。

但一旦进入战局,另类燕人就展现出自己的武人本色,巴罗什,你给我上去吧,差不多该赢德国了,巴罗什上去一刀就把德国队杀了;“什么?荷兰人把咱们给围住了?上前锋去杀!上前锋去杀!”斯米切尔上去,海因茨上去,竟然就领军突出了荷兰人的重围,两轮就搞到了小组第一。

但荷兰队的人气同样极旺,吕布当年也是极勇。不过这里的吕布,却是那个屡屡兵败,已经被困在下邳的过气“老将”了。埃德沃卡特的死板战术,不知所谓的用人,当然还得算上当今荷兰队本身的名不副实,说他们如今是被困在葡萄牙也不为过。

“赤兔马”戴维斯,“方天画戟”范尼斯特鲁伊。宝贝可能被叛徒偷走,但具有国家荣誉感的球员却是谁也偷不走的。但吕布的问题不在于缺少武功或宝贝,他缺少的是胸襟和谋略,老埃也是一样。刻板的教条主义和对克鲁伊维特等球员的打压已令他的声望一日跌过一日,他很快将面对葡萄牙队,先不说冠军,他能挺过这一关吗?

雷哈格尔的性格似乎与刘备相差甚远,但他们的才华和遭遇,却是出奇的相似。遥想当年,卖完了草鞋的刘备刚刚出道,就迅速在十七镇诸侯面前有了座位,而雷哈格尔带的第一支球队叫奥芬巴赫,中国球员黎兵后来曾效力的球队。这支乙级队当年在老头手上第一年就拿到了德甲第八名。

但这离被称为“奥托大帝”的雷哈格尔真正的辉煌还差得很远。他又为杜塞尔多夫队赢得了一次德国杯,还带过多特蒙德、比勒菲尔德什么的。就像刘备当年,总是能当点安喜县令、平原相之类的低级干部(只是相对低级而已),好不容易当了两回徐州牧,却分别被吕布和曹操赶走。玄德当年都忍不住编草鞋而唱之:“谁知那曹孟德,蛮横不留情面,勾结天子目无天,占我大屋夺我田。”好像雷哈格尔在多特蒙德和拜仁的遭遇。

总算,刘备也勾结到了孙权,赤壁之战完了紧接着在陆上又打了三个埋伏,杀得老主人、老对手曹孟德丢盔弃甲,逃之夭夭;自己却神清气爽,顺便在荆州建立起了势力。而雷哈格尔在拜仁憋了一肚子火,去到乙级队凯泽斯劳滕之后,创造了升级当年就夺冠的奇迹。两个1比0更把老主人、老对手拜仁活活气死,而“奥托大帝”本人的声誉则达到顶峰。

刘备入主西川,雷哈格尔入主希腊队,他在本届欧洲杯上的作为更是让球迷、足球评论家们吓掉了眼镜;他率领希腊击败了葡萄牙和法国,将西班牙困死在小组里,将法国队阻挡在4强外。希腊黑马,似乎又要学当年的凯泽斯劳滕,玩一个一黑到底。

他们这种脸长得比较红的人,通常都会有一点刚愎自用的脾气,斯科拉里曾经叫罗马里奥滚蛋,关羽说你孙权的义子最多也就是个犬子。而关云长当年过五关斩六将、杀颜良文丑、单刀赴会、水淹七军,何等勇烈。斯科拉里呢?他为不被看好的巴西拿到了第五个世界杯。但读者们千万不要认为刚愎自用的人就能有好结局,关夫子最后被犬子的爸爸孙权砍了脑袋,斯科拉里的葡萄牙队无论战绩如何,大概下课都是不可避免的事情。像他这样重用外国人,重用新生代——同时又对老队员打压得过于严厉的主教练,任何一国足协也不会留用太久的吧。

不过与个人英雄主义者关云长相比,斯科拉里却是一个彻头彻尾的整体主义者,反个人英雄主义者。他在巴西用十一个冉冉升起的太阳组成整体队伍,在葡萄牙,哪怕十一个都是些不咸不淡的电灯泡,他也要把他们置入自己其实本来很依赖球星发挥的“整体打法”之中,既然葡萄牙人办不到,他就自己带了一个巴西人来充当葡萄牙球星。萧颂

作者 admin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